“打印”岁月幸福长
ʱ䣺 2019-09-11

  刚参加工作时,给学生刻印练习作业,用的是手刻钢板。刻印时,先将钢板平放在桌子上,现场报码。上面再放上蜡纸,然后手工用铁笔刻板,一个字一个字地刻。刻的时候需要用力均匀,不轻不重。如果轻的话,蜡纸上的蜡没划掉,油印出来的字就不清楚;如果重的话,蜡纸就会被划破,油印时就会漏油墨,讲义就变成了“花狗脸”。

  冬天印讲义,手碰到冰冷的钢板,冷得刺骨,刻不了几行就得停下来捂捂手,暖和暖和。刻好一份蜡纸后,再将它不偏不斜地贴到手摇油印机上进行油印。如果是没有计数器的机子,就得一张一张地数。每当蜡纸油印的讲义发到学生手中,教室里就会飘起油墨香。那时候,一个教研组才有一块钢板,害怕钢板弄丢,组长就在钢板的木托上写上记号。因此,一张蜡纸、一支铁笔、一块钢板,成了许多教师从教之初的重要家当。

  后来,学校买了一台打字机。先要按照说明书将锡制的字模按音序在键盘上的方格里摆好,然后将蓝色的打字纸夹在滚筒上,接着对照要打的材料,右手操纵打字手柄一字一字地敲打。每打一字,需要将手柄移到该字的字模上方,对准之后按一下手柄,手柄前的吸嘴就自动将字模吸起打在滚筒的打字纸上。要是遇到键盘上没有的字,就到字盒里找它的字模,用夹子将它放到键盘上再打。内容打好后仍要手工油印,印出来的讲义真清晰,跟书本上的字大小差不多。当时,这台打字机是供学校打重要材料的,比如上报材料、期中期末考务等。发给学生的讲义仍是手刻油印,教师要用打字机打印讲义必须教导主任批准。

  接下来是三机一幕占主导的时代。同事们各自发挥所长,有的将选好的材料用誊影机誊影,然后将黑色的誊影纸拿去油印,印好讲义发给学生;有的用碳素笔将题目写在透明胶片上,晚上用投影仪将它投影到教室内的白墙上,边练边讲;还有的同事继续刻印讲义。不论哪种方法,都要准备很长时间,费时费力,都凝聚着大家的辛勤汗水。

  当时的电脑很贵,教师工资只有二三百元,根本就买不起,学校也没有钱买,需要打印材料就到打印店。直到江苏省为苏北农村中学实施“校校通”工程,学校才有了打印室,里面不仅有电脑,还可以上网,需要讲义时就到打印室,连接好打印机,装好“双圈”牌打字纸,点击打印即可。打字纸打出来后拿去油印就完成了,真是又快又方便。再后来,学校又购买了一台一体化速印机,编印讲义更省心省力了。我们只要精心选好内容,用黑色水笔在八开纸上写好内容,或把材料剪下贴成八开纸大小,放到一体化速印机制版,好了之后就可以按讲义的数量输入数字,再按下印刷键就OK了,又快又好。

  教师和学生自此彻底告别油墨讲义,双手不会被弄黑弄脏,用上了清晰清洁的讲义。随着教育现代化的推进,现在学校每个班级都配上了交互式多媒体教学一体机,集白板、短焦投影、功放、音响、电脑、展台、中控等多媒体设备功能于一体,实现了多媒体授课、板书、文本输入、播放音频、课件,收看电视教学、实物摄像显示等功能。

  钢板、打字机、投影仪、誊影机、电脑、一体化速印机,从手工油印到自动化印刷,再到教学一体机,巨大的变化见证了祖国教育事业的昨天和今天,记录了教育迈向现代化的进程,记载了教师的爱岗敬业和无私奉献,满载着幸福教育奔向美好明天!